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讨论张铁生和韩寒是社会畸形儿还是时代的英

发布时间:2019-10-09 19:19:22

讨论:张铁生和韩寒是社会的畸形儿还是时代的英雄 - 邯郸热点 - 邯郸之窗

讨论:张铁生和韩寒是社会畸形儿还是时代的英雄

转载者的话:提起韩寒,当代青年包括一部分老文学爱好者还都知道其大名;提起1973年的白卷英雄张铁生,当代青年知之者就很少了,但是对于40岁以上的人,没人不知道张铁生这个大名的。实际上,要论名气,当代的韩寒并没有过去的张铁生那么耀眼。张铁生因不能正确填写高考试卷,而如实在试卷背面向领导写了一封信,信中阐述了他在下乡的生产队担任队长,没时间复习书本上的知识这封信被省报人民发表后,引起全国轰动,张铁生一夜成名,按照当代人对舆论宣传的说法,张铁生的炒作是成功的;再看韩寒,因厌倦当代教育制度,高中期间作文获奖,三重门小说畅销后,大学通知书是擦屁股纸,作协是个屁,等韩寒一系列个性化言论炒红了韩寒。

天下文章一大抄,历史何尝不是一大抄?很显然,50后的张铁生和80后的韩寒同为考场沦落人。张铁生交白卷是抄袭效仿的谁?我没有研究又知识浅薄;但韩寒却是抄袭效仿了张铁生的行为。张铁生韩寒这两个不同时代的人物,各自代表着那个时代和这个时代的领袖。张铁生和韩寒现象对社会发展是促进还是颠覆?他俩是社会的畸形儿还是时代的英雄?

敬请论坛版友发帖对这两个时代的两个相似人物进行剖析讨论

以下文字转载于络

张铁生,1950年生,辽宁兴城人。1968年中学毕业后下乡插队。曾任兴城县白塔公社枣山大队第四生产队队长。1973年参加全国高等学校招生考试时,因解答不了试题而在空白试卷的背面写了一封 信,被树为反潮流的英雄。同年入辽宁农学院畜牧兽医系学习。后加入中国共产党。1975年任中共铁岭农学院核心小组副组长、院党委副书记。同年当选为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1976年10月后被撤销所担任的党内外职务,并被开除党籍。1983年被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阴谋颠覆政府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1991年10月刑满获释,和另外三人创办了饲料公司,目前他所在的公司净资产过亿元,是拥有17家子公司的大集团。张铁生任集团公司商政总监外,还兼任监事会主席。

1973年,正在辽宁省兴城县白塔公社枣山大队插队的张铁生被推荐参加大学考试。6月30日,在理化考试时,他仅做了3道小题,其余一片空白,却在试卷背面给尊敬的领导写了一封信。在信中,张铁生诉说了自己在集体利益与个人利益发生矛盾时的心理冲突,发泄他因不忍心放弃集体生产而躲到小屋里去复习功课,而导致文化考试成绩不理想的不满情绪。

同年7月19日,《辽宁》以《一份发人深省的答卷》为题,刊登了张铁生的信。编者按说:张铁生的理化这门课的考试,似乎交了白卷,然而对整个大学招生的路线问题,却交了一份颇有见解、发人深省的答卷。8月20日,《人民》又转载了张铁生的信,又另加编者按语这封信提出了教育战线上两条路线、两种思想斗争的一个重要问题,确实发人深思。随后,全国各地报刊纷纷转载,张铁生一夜之间成了名噪全国的勇于交白卷的反潮流英雄。

四人帮一伙对张铁生交白卷的行为赞不绝口。1973年,张铁生顺利地被铁岭农学院畜牧兽医系录取。1975年,第四届人大在北京召开,张铁生当选为人大常委。江青、王洪文亲自接见他,以示笼络。1975年8月张铁生升任铁岭农学院领导小组副组长、党委副书记

从此,红得发紫的张铁生开始频繁参加社会活动,成了绑在四人帮战车上的一名打手

四人帮被粉碎后,张铁生的政治靠山冰消雪融。

1983年3月23日,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公审张铁生反革命案件。3月25日,该法院判处张铁生15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利3年,刑期从1976年算起。张铁生在辽宁省凌源监狱里度过了漫长的刑期。1991年10月,张铁生出狱。而当时光流转到2003年时,张突然又成了公众视线中的人物。

这就缘于知音出版集团报属《打工》杂志刊载的《昔日白卷英雄张铁生成千万富翁》这篇文章。由该杂志程龙华撰写的文章刊出以后,全国各地的报刊络纷纷转载,这篇文章的最大卖点就是张铁生成为千万富翁,但张铁生说,这和事实不符,自己事实上并不是千万富翁,这个千万富翁是程龙华自己算出来的。并向法院提起了起诉。沈阳市沈河区法院已于2003年12月22日受理此案。

附:《一份发人深省的答卷》

尊敬的领导:

书面考试就这么过去了,对此,我有点感受,愿意向领导上谈一谈。

本人自一九六八年下乡以来,始终热衷于农业生产,全力于自己的本职工作。每天近十八个小时的繁重劳动和工作,不允许我搞业务复习。我的时间只在二十七号接到通知后,在考试期间忙碌地翻读了一遍数学教材,对于几何题和今天此卷上的理化题眼瞪着,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不愿没有书本根据的胡答一气,免得领导判卷费时间。所以自己愿意遵守纪律,坚持始终,老老实实地退场。说实话,对于那些多年来不务正业、逍遥浪荡的书呆子们,我是不服气的,而有着极大的反感,考试被他们这群大学迷给垄断了。在这夏锄生产的当务之急,我不忍心放弃生产而不顾,为着自己钻到小屋子里面去,那是过于利己了吧。如果那样,将受到自己与贫下中农的革命事业心和自我革命的良心所谴责。有一点我可以自我安慰,我没有为此而耽误集体的工作,我在队里是负全面、完全的。喜降春雨,人们实在忙,在这个人与集体利益直接矛盾的情况下,这是一场斗争(可以说)。我所苦闷的是,几小时的书面考试,可能将把我的入学资格取消。我也不再谈些什么,总觉得实在有说不出的感觉,我自幼的理想将全然被自己的工作所排斥了,代替了,这是我唯一强调的理由。

我是按新的招生制度和条件来参加学习班的。至于我的基础知识,考场就是我的母校,这里的老师们会知道的,记得还总算可以。今天的物理化学考题,然很浅,但我印象也很浅,有两天的复习时间,我是能有保证把它答满分的。

自己的政治面貌和家庭、社会关系等都清白。对于我这个城市长大的孩子几年来真是锻炼极大,尤其是思想感情上和世界观的改造方面,可以说是一个飞跃。在这里,我没有按要求和制度答卷(算不得什么基础知识和能力),我感觉并非可耻,可以勉强地应付一下嘛,翻书也能得它几十分嘛!(没有意思)但那样做,我的心是不太愉快的。我所感到荣幸的,只是能在新的教育制度之下,在贫下中农和领导干部们的满意地推荐之下,参加了这次学习班。

白塔公社考生 张铁生

一九七三年六月三十日

(原载1973年8月10日《人民》)

张铁生在经历了政治上的大起大落之后,一心想默默无闻。一九九一年十月十六日清晨,他就是抱着这种逃离尘世的心境,走出凌源监狱的大门,重返尘世的。

当他重新呼吸到大自然的空气时,他已经四十一岁了。站在监狱门口,他很想背靠电高墙拍一张照片,可惜,由于狱方在家人来接他前一小时放他出来,他出狱后的第一个愿望便没法实现。他跨出铁门没有见到亲人,感到有点清冷,他向招待所走去,路上的行人忙着赶路、上班,没有人注意他,也没有人认识他。这一点很让他欣慰。时间过去得太久远了,他真希望人们把他忘记了,不再知道他是谁。他渴望像山野之人那样,过普通平常的日子,以让自己的心灵达到宁静致远的境界。但是既然这些很难做到,他也就明白了,已经重返尘世,他就无法逃避尘世了,面对人间纷纭,惟一正确的选择只能是正视现实,而不是躲避。

益阳男科医院哪家好
安徽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秦皇岛牛皮癣医院
益阳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安徽治疗阳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