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军警】山魂(小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53:33
新兵万德刚为那个念头已经整整纠结一星期了。当初在新兵连那么苦,那么累,他咬紧牙关硬挺着,就是指望新兵连结束后,能分到城区某个像模像样的中队,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军旅人生。
可没想到,他会被分到这个群山环绕、寂寞难捱的守卫铁路隧道的中队。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遇上阴雨天,大眼瞪小睛。强烈的对生存环境的不满,无不加深他对家和父母的思念,也激发了他对选择当兵的极度后悔。妈的,别说是在家待业,就是外出打工,也比窝在这山沟沟里强上百倍!痛定思痛,他决定走极端,私自离队。
他知道穿过中队守卫的那条幽暗的隧道,两里地外那个镇子有个小站,他可以从那儿乘上南下的火车,开始自己的自由行程。他原想趁周日请假外出脚底抹油的,可中队明文规定,新兵外出必须三人成列,还必须有一名老兵带队,根本脱离不了视线。他又想找个风高月黑的夜晚溜之大在黎明时分完成自己的离队计划。吉,可这深山僻壤时有野兽袭击人的事件发生,万一小命让野兽索了去,岂不成了冤鬼屈魂。思前想后,他决定趁站夜里最后一班岗下哨之时,
一切似乎都顺心如意。第二天就轮到他站凌晨那班岗。下岗后,天刚蒙蒙亮,他进入班里的宿舍,大家还蜷在被窝里睡回笼觉。他蹑手蹑脚地脱去警服,换上昨晚就装好钱款的便衣,绕过自卫哨溜出了营区。
清晨,山间的薄雾笼罩着黑魆魆的隧道口,万德刚避开洞口一侧的固定哨位,猫腰沿着导引渠钻进了隧道。那条两公里长的隧道黑洞洞的,铁路工人巡查和武警巡逻需用强光手电提供照明,他只能沿壁摸索着朝前方走去。周边一片静谧,只能听到洞顶不时落下的水滴声。其间,有一列火车呼啸着从背后驰过来,他赶紧跳进导引渠伏下身子,在隆隆声响中挣扎着熬过了撕心裂肺的震动。过了很久,他才起身继续朝前走去。当他步履蹒跚地看到前方映出迷蒙的光亮时,泪水禁不住夺眶而出。
他刚走出隧道,就发现洞口不远处的草丛中有个探头探脑、行迹可疑的身影。他弯下腰定了定神仔细观望,才发现那是个年过六旬的老汉,中等个头,清瘦黝黑。大清早的,他来这荒山野岭干什么?该不会是欲行不轨的破坏分子吧?不行,身上的警服虽然脱了,可我还是武装警察,不能放着安全隐患不管。他正准备上前问个究竟,转念又想,我管那闲事干嘛,只要赶到小镇车站,我就自由了。他立刻转身沿着铁轨朝小镇走去。
到了镇上,天已大亮。小站人不多。万德刚排队去售票窗口买了张南下的车票,就在候车室内找个僻静处坐下了。过路车到站的时间尚早,清早又缺了回笼觉,他有些困,想打个盹补回来。
“小伙子,你是当兵的吧?”
耳边的问话让万德刚浑身一激灵,转眸看去,身边坐着的,正是他在隧道口见到的那个鬼鬼祟祟的老汉。
“怎么,有事吗?”他问。老汉笑了。
“我一瞅你的神态就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是回家探亲吧?”他点点头,又摇摇头。老汉沉寂了一会儿说。
“现在部队的待遇真好。我们当兵那会儿,三五年回不了家是常事”。他盯着老汉看了许久问。
“大爷,你也当过兵?”老汉咧嘴一笑。
“可不,文革那阵,在山沟里打隧道。”他想听下文,老汉却不开口了。
“那……一定很苦吧?”他问。
老汉仿佛一下被拽进了历史的隧道,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好一阵子,老汉才说。
“我当兵时,来接兵的干部说,我们要去的部队,是个保密单位,进了那里就不能探亲,也不允许给家里写信,得保守秘密。后来,他领着我们走出了家乡的山旮旯,上了几辆早候在山外的卡车,车上的蓬布遮挡得严严实实。我心想,这个保密单位该不会是警卫中南海或是天安门的部队吧?要是那样该多神气、多威武啊!哪成想,汽车在山道上转了两天,下车时才发现,眼前是一片连绵不断的大山。我们部队的任务,就是打战备隧道。”老汉叹了口气。
“唉,没想到一打就是三年。那三年,我们起早贪黑,在黑咕隆冬的山体内与爆破、开掘、被覆、运输为伍,几乎与世隔绝。不怕你笑话,那三年的日子过得真苦,我真没少掉眼泪,好几回都动了想逃离部队的念头。可人家干部和老兵在那儿一待就是五六年,活没比咱干得少,苦却比咱吃得多,你就是想跑也没那股子腿劲儿啊!”老汉苦苦一笑,接着说。
“服役期满的时候,光是和我同年入伍的同乡战友,就牺牲了三名。办完退伍手续,我特地去隧道口的烈士墓地和他们告别,随手捡了块石头,用洗脸毛巾包好,留作这辈子当兵打隧道的见证。唉,当了几年兵,枪没摸着,倒是和石头结下了感情。”
老汉突然停下了话语,嘴角颤动着说。
“没想到,走出山门,部队派车送我们返乡后,我才发现,我们打的隧道离我们村只有三十多里路……就是你刚才离开的那个隧道。”
老汉的眼中闪出晶莹的泪花说。
“二十年前,为了打通中西部开发的通道,我们当年建的战备隧道改造成了铁路交通枢纽,也算为国家经济建设派上了用场。万德刚的心一阵抽紧,那您这是……”老汉长长地吐了口气说。
一阵铃声响过,喇叭传来招呼旅客剪票登车的广播。
“走吧,该进站点了。”老汉说。
万德刚站起身来,忽然觉得自己的腿有些沉。
老汉弓着腰朝进站口走去。万德刚呆立在那儿,望着老汉佝偻的背影,望着旅客登车后列车缓缓驶远,一直没挪窝。

共 202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兵种很多,适合自己的得做,不适合自己的也得做。就像小说中的老汉,当兵连枪都没摸过。因为他是工程兵。小说中一老一小的对话,让我们对解放军给予深深的敬畏。他们是始终在坚守军人的职责,不管条件艰苦,都不离开自己的岗位。万德刚牢骚和老汉当年军人的精神相比微不足道。小说故事感人,刻画出两代军人的《山魂》境界。值得品味和欣赏。好小说共赏!感谢赐稿!问好老兵作者!【编辑:林雨荷】
1 楼 文友: 2016-08-22 11:40:28 说故事感人,刻画出两代军人的《山魂》境界。值得品味和欣赏。好小说共赏!感谢赐稿!问好老兵作者!
2 楼 文友: 2016-08-29 04: 4:04 小说描 实贴切,有生活,人物也活。欣赏,学习!
 楼 文友: 2016-09-24 09:27:40 一会儿就欣赏了一篇佳作,作品感人,故事小中见大,短小而意义深刻。我在电脑旁向着远方,伸出大拇指向作者赞了又赞!向作者问好!我还会继续欣赏您的作品。剖腹产怎么换护理垫
孩子总流鼻血怎么回事
小孩上火怎么办
冠心病没做支架需要吃药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