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炎之帝尊 第266章 大乱

发布时间:2019-09-26 02:16:44

炎之帝尊 第266章 大乱

万魂山之巅,混乱无比,双方的战斗惊天动地,兽血飘飞,死尸轰轰坠地,

牌九一方,虽人数相对來说极少,但胜在全是不要命的主,皆是以命博命,那万族合众几十万兽人不免在这打法下,乱了方寸,一时缩手缩脚,双方的战斗就这样僵持了起來,谁也占不了上风,

“该死的,”

七大族长眼看无法奈何牌九一众,当下怒火中烧,爆骂出口,

他们打先,乃是七人联手攻击牌九三人,但后者如狡兔一般,滑溜无比,愣是沒给他们逮到机会,

如今又见牌九一方的如此打法,他们不免怒火大骂,同时,思绪飞快的运转,当目落到牌九一方之时,他们皆是灵光一闪,齐声冷笑,

“呵呵,牌九,你们虽然灵活,但今天,我们倒要看看你的族人,也是否一样滑溜,”

几乎话语中,七大族长就已冲入了牌九一脉的兽人中,彭,彭,彭的轰了起來,不一会,血流如雨,挥洒而下,庞大尸体摔入山巅,造出一个又一个的山巅之坑,

“卑鄙……”

霸豹身为豹族一脉,生性狂暴,此时见七大族长如此低分,去攻击族人,当下爆骂出声,就要上前赴死拉垫背,然,则被牌九制止,

“主上,你这是……”

对于牌九的阻止,霸豹满脸疑惑,脸色苍白,这可是他们的族人啊,怎能不管不顾,

“他做初一,我们做十五,”

牌九打断霸豹之语,撂下一句话,在爆喝出声中,飞窜进了七大族的族人之地,

“你们死在我手,可别怪我等,要怪就怪七大族长,,”

意味深长的爆喝后,牌九心情更胜,复仇an亦更加的浓郁,随后在七族的族人群中,巨大的身体,左右冲撞了起來,顿时间,惨嚎一片,

“咻,咻,,”

霸豹以及康呃会意,身形一闪,双目通红的窜进七族群中,以其人之道,还其彼身,大杀四方了起來,

“找死,”

七族之长皆是一族之核心,贸然被牌九扣了一顶屎盘,旋即放弃了击杀牌九一脉,纷纷抽身而出,返回扑向了牌九三人,

“彭,彭,,”

几声爆响,七族之长与牌九三人,再次上演了猫和老鼠,猛追猛打,一时半会,难分胜负,

……

话说,那夜风在烛音强大的精神力压制下,动弹不得,呼吸困难,窒息一命飞走,只在一瞬间,

然,就算如此,那烛音也沒停止举动,只见,他不断加大精神力攻击,拟化真气大手,拍向夜风,很有一击杀之之意,

“沒想到战符劫境如此厉害,小爷我竟无法动弹,真是不甘啊,竟要葬生至此,”

能量紊乱之地,夜风瞧着拟化之手,慢慢接近,不甘之意,跃然脸上,

若夜风真就这么死了,除了不甘之外,就是满肚子的憋屈,他底牌未处,就落个如此下场,当之无愧领了‘憋屈’二字,

同时,他也明白了个道理,敲了一个响钟,遇到实力悬殊太大的强者,断不能藏拙,不然,生死只是一瞬而已,

“呵呵,似乎明白晚了点……”

快要窒息中的夜风,在脑海闪过的警钟间,心里自嘲的笑了笑,

“死吧,”

烛音杀意二字下,那真气拟化之手,已拍在了夜风身上,

“咔嚓……”

似是骨骼断裂声,夜风如一趟烂泥般,摔向了山巅,

“小爷……”

先前,夜风身形在能量动乱地,若隐若现,那还有个盼头,如今,竟见夜风被一掌拍飞,如同烂泥,立马脸色大变,痛苦绝望的呼喊了起來,

“哈哈,牌九,你们的靠山已被烛老击杀,你们还不束手就擒,”

七大族长畅快的大笑,望着牌九三人的目光,如同看待死人,

“草泥马的束手就擒,老子这就废了你,”

眼见夜风无法幸免,牌九三人皆是疯狂的一吼,扑向了七族之长,

他们如此疯狂,乃是他们深知其中要害,只要夜风垮台,他们这些支持者,定无法幸免,难逃一死,

“哈哈,來得好,希望这次你们不要再如孙子一般,來回逃,”

牌九三人扑來,七大族长当然乐意而见,当下阴森大笑,呼,呼杀了过去,

“吼,吼……”

主子如此疯狂,牌九一脉的族人纷纷效仿,将以命换命的方式,又更上了一层楼,

“轰隆隆……啊……”爆响不断,厮杀震天,碎肉漫天,鲜雨红满半天,

不一会,就有兽人以同归于尽的方式,轰杀了大片敌对实力,

“啪嗒,啪嗒……”

牌九三人见族人,自爆身体轰杀敌对实力,眼中再红,泪水滴落,攻击起來的更加卖力,

“疯子,一群疯子,”

七大族长望着惨状,口中连连大骂,心思飞乱起來,一时,魂不守舍,

“啊,疯子,”

大骂中的七族之长,到是忽略了牌九三人,不过,在感受到牌九三人的攻击更加犀利,更加的不要命时,当下,冷不叮当的被惊吓出声,

不为别的,他们害怕牌九三人也玩自爆,几乎在惊呼声中,他们已飞快的脱身,向后闪退,以躲避牌九三人的不要命打法,至此,猫和老鼠的游戏,彻底倒换了过來

炎之帝尊  第266章 大乱

,

“轰,轰,轰……”

兽人群中再次爆响几声,一片血腥之雨,牌九一脉,又诞生了几个可歌可泣的英雄,

“刷,刷……”

一爆之下,至少万把兽人的死亡,这些‘刀口舔血’的兽人顿时生退害怕之意,亦有人不断的远离了牌九一脉,

“妈的,这些兽人就是冷血,”王狂斜靠在巨树之上,一双目光滴溜溜,所说之话,不知蕴含几种意思,

“动手,”

三皇子李京传音进入皇族一脉的成员,率先大鹏展翅,纵跃而起,直冲往生石,此刻山巅乱局,正是他们抢夺宝物之机,

“咻,咻……”

皇族青年才俊无丝毫呆滞,全已贪婪的跟飞了过去,

“操,真卑鄙,我们也动手,”

王狂从斜靠中,爆骂纵起,散发一股狂暴的气息,直冲往生石,

“刷,刷……”

树叶沙沙,破风不断,弩手宗天才以及四大家族中人,皆随王狂一起,爆冲而起,

“他们竟也到了这里,”

高空云层中,脸色肾虚白的少年,望着突然奔出的大唐精英,语气充满惊讶,显然,他沒有料到,这些才俊也有能耐深入这里,

“來了也好,待我吸收往生石之血,就是他们贡献之日,”

短暂的惊讶之后,就是无边的阴寒,接着一道空气涟漪快速的蔓延向了往生石,

……

“混帐东西,竟还有帮手,”

身为此山巅最强大之人,烛音第一时间便已发现了,几百人类的直冲而來,

不过,他并无出手前去击杀,只因,当前最重要的是拿回万族之令,

先前忙着击杀夜风,烛音倒是忘了万族之令对待获得者,只要刻钟就会自动灌体,

如今,距离夜风获得令牌沒有刻钟,恐怕已即将到來,

所以这一刻,他沒有半点心思去击杀飞奔而來的人类,而是第一时间,直冲摔在山巅之上的夜风,

“身体骨骼已全部断裂,这死老鬼出手可真他妈的重,”

如同烂泥一般的夜风,躺在山巅之上,心里大骂着,此刻,他只希望别人都以为,他已经死去,因只有这样,方才能给他时间,通过zǐ气修复体内创伤,

“刷,”

闭目任由zǐ气修复刻钟的夜风,突然被一道破风声惊醒,入眼,是那烛音的巨大身体,当下,被惊得一口鲜血喷散而出,气息更加的萎靡,

这口鲜血挥洒空中,有着一滴滑落夜风胸前,神奇的被令牌吸收,

那万族之令如同饥饿的乞丐,突然遇见了最美味的大肉,眨眼间,欢快的爆裂而开,一股无形的能量,席卷而起,

“不好,”

这股无形之力,烛音非常熟悉,只因他也接受过洗礼,惊呼声中,本想出手但却晚亦,那股力量,凶猛的将他弹开,

“噗……”

贸然被轰,烛音口吐鲜血,快速倒退,但却沒有在意,而是聚气爆喝出声,

“都给我让开,令牌要灌体了,”

话落,众兽人有过一息愣神,接着纷纷大吼让开,牌九一脉,则是欢快的,窜向了夜风周遭百米,护法了起來,

“难道这是天意,”

烛音任由嘴角鲜血流淌,老眼迷离,望着天空,抖擞道,

“刷……”

就在众兽人刚刚逃离的刹那间,夜风周遭刮起了旋风,道道无形力量,直冲苍穹,

“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那些大唐才俊根本反应不急,就被这股力量轰飞,鲜血飘散……

同时,隐身而來的凌霄,亦是措手不及之下,被这股力量轰击的显露出身形,吐血倒退,

“这是精神力,难道有兽人灌体了,”

吐血凌空倒退的凌霄,完全不在意身形暴露,此刻的他,脸上充满了惊骇,

与此同时,那远处的高空,黑烟翻滚,惊慌之声,猛然炸起,

“不好,是精神力,兽族的灌体方才开始,我们赶紧走,”话语落,黑烟消,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的评价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患者评价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评价如何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网友评价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的全部评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