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极品驭灵师 第810章 不能走路,怎么可以?

发布时间:2019-09-25 18:59:50

极品驭灵师 第810章 不能走路,怎么可以?

“娘娘不可拍门,在众人乱成一团的时候是国师大人将殿下抱进了屋内,显见,国师大人是需要个清静地环境给殿下诊治,娘娘若命人贸然拍门,打扰了国师大人,耽误了对殿下的治疗,那才是真地晚了,现在娘娘不妨给国师大人些时间再说。”一个长相很是普通的婢女道。

银盘听了那婢女地话,怒目瞪向她道,“哪里来地贱婢,这儿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娘娘,这个贱婢铁定是被那妖道收买了,所以才想着那妖道。”

婢女仿若没有听见银盘的辱骂,目光平静地望向银盘道,“谁是想害殿下地贱婢,此时下定论尚早,姐姐难道连安静地等一会都不可以吗?要知道,现在是姐姐口中地妖道正在为殿下医治

极品驭灵师  第810章 不能走路,怎么可以?

,而姐姐除了在这里喊打喊杀地叫嚷,又帮得了殿下什么?”

银盘看了眼王后面色铁青地脸色,狠狠地剜了眼那婢女,低声道,“王后娘娘,是那妖道先挑衅婢子……”

银盘的话没说完,就听一婢女喊道,“让让,快让让,扁太医来了,扁太医来了。”

王后娘娘听到太医来了,本来要怒斥银盘住嘴,吐出来地话却是,“快请,快请扁太医进来。”

很快,一个留了长长山羊胡地老者在宫女的引领下,步履艰难一脚一个坑地走了进来。

山羊胡老者到了王后娘娘面前,先向王后娘娘见礼。

王后娘娘心情焦急地免了扁太医的礼,然后将上官月刚才的情况向扁太医说了一遍。

扁太医听完王后的话,问上官月现在何处?

王后娘娘指了指紧闭的房门。

扁太医看了眼紧闭的房门,抬袖轻轻擦了下额头上的汗。

然后对王后道,“殿下进去多久了?”

王后娘娘看下四周的宫女。

长相普通的宫女道,“回禀扁太医,有两炷香的时间了。”

扁太医点头嗯了声。

王后娘娘看扁太医一眼到,“太医,你看要不要命人去拍门,国师大人除妖在行,这治病救人,怕是……”

扁太医堵住王后的话道,“娘娘,稍安勿躁,现在的殿下需要个暖和清净的地方慢慢恢复,一切等国师大人出来后再说。”

王后娘娘心里再急,也只能眼巴巴的再看那紧闭的房门一眼。

突地一道裹了雪片的劲风打在王后的脸上,吹透了王后娘娘的衣服,冻得王后娘娘不由打了个冷战,这时一道披风适时的裹在了王后娘娘的身上,王后娘娘回头望去,只见一唇红齿白的美人若冬日寒梅般娇艳无比的立在她身后道,“王后娘娘,天气寒冷,你担心殿下的身子骨,也得顾好自己的身子,这是奴婢刚给殿下做的新披风,还未上身。”

王后娘娘眼神疑惑地看身后宫女一眼。

长相普通的宫女道,“回禀娘娘,这是晚姑娘。”

王后娘娘不听这个名字还好,一听这个名字,那火气就像坐了冲天炮似的蹭蹭蹭的向上窜。

这个只会勾引他家月儿的狐媚子,若不是她个灾星催的,他们这里好好的,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雪灾,定是这个天煞孤星来他们这里,才给他们的子民带来了这场世上罕见的大雪灾,然后害的他家月儿差点活活冻死在这里,现在这个作死的幺蛾子居然又出来蹦跶了。

下一秒只见王后娘娘将披风狠狠的扯下丢在了地上,然后命令道,“来人,将这祸害天下的狐媚子给我洗干净了绑在广场上祭天,以敬天神,祈求天神,不要再下了。”

晚娘过来是想改变好王后对她以往的坏印象,缓和下她和王后的关系,没想到这个冥顽不灵的老女人居然会下次命令。

她楚楚可怜地望向扁太医道,“求太医帮小女子说句公道话,小女子不过看天气寒冷,给王后娘娘加了件披风,怎么就成了王后娘娘口中祸害天下的狐媚子,扁太医,小女子冤枉啊!”

王后听见冷哼一声道,“还不承认你是个狐媚子,你这是,是这个男人就向上扑,来人,还不将这个贱人给我拖下去。”

随王后而来的婆子看王后真得怒了,两人上前一把扭住了晚娘的胳膊,然后将晚娘拖了下去。

三炷香后,婆子们来报,已经将晚娘绑在了广场上等候王后娘娘的发落。

王后娘娘听了,心中的火气稍微消了些道,“命人不许给她的吃的,也不许给她喝得,她给咱们雪原国带了这么大的雪灾,也唯有她的命,能平息天神的怒火。”

回事的婆子点头应是,随后领命而去。

那婆子走了没一会儿,房门开了。

王后娘娘看见门开了,忙迎了上去道,“国师大人,怎么样了,月儿他缓过来了吗?”

娰灵看王后娘娘一眼道,“命人去做点热乎的东西给他吃。”

王后娘娘面色欣喜的连连说嗯,并吩咐宫女快些去准备。

随后望向身后的扁太医道,“扁太医,快随本宫进去看看,看我儿还有什么需要的,我一并命人去准备。”

扁太医向王后娘娘恭声应是,随后向娰灵见礼,“见过国师大人。”

娰灵点头嗯了声,“殿下现在需要休息。”

扁太医点头嗯了声道,“臣明白。”

扁太医随王后娘娘进屋看上官月。

娰灵则向旁边一处幽静的偏殿而去。

进屋后,娰灵关上了门,结了阵法,然后盘膝坐在九幽莲台,凝神静气,随机一挥手,从小谷内取出了七色灵石摆满了整个九幽莲台。

三天后娰灵神清气爽的走了出大殿。

娰灵一打开殿门,就看见身穿黑色狐裘的上官月再次站在门前。

此时外面的雪依旧在下个不停,上官月看见娰灵,轻咳一声道,“我想请你救治一个人?”

“谁?”

现在的娰灵刚修炼完毕,整个身心很是轻松,是以问了句。

上官月道,“一个朋友。”

娰灵哦了声,然后道,“得地什么病?”

“和我一样,给冻僵了身体,我让扁太医给她治疗,扁太医说她这一辈子有可能瘫在床-上再也不能下地走路,她还很年轻,不能走路,怎么可以?所以能不能麻烦你帮我看看她,治好她,只要你能治好她的腿,我上官月会再欠你一个人情。”

鹤壁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鹤壁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鹤壁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鹤壁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鹤壁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